首页 >> 最新文章

新农村建设中农民面临的新风险安国

端午娱乐网 2019-10-17 14:27:24

一、人口流动导致的农民工保障风险

第一,农民工具有高度流动性。从流动方向上来说,流动主要从农村向城市流动,欠发达地区向经济快速发展地区流动。据调查,目前农民工在一个城市平均停留时间一年半左右。流动性使农民工脱离土地,面临诸如意外伤害、工伤、医疗等风险;季节性候鸟式流动、游击战式的流动又使农民工无法简单套用城镇保障的方式保障其风险。

第二,流动人口的性别结构,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男性流动人口占据较大的比重,转变为90年代中期之后女性流动人口的比重迅速增加。在深圳、东莞、苏州、珠海等地,女性流动人口———尤其是农村女性流动人口的数量稍多于男性。从全国来看,在农民工当中,男性占57.4%,女性占42.6%。女性农民工在工作中面临着婚姻和生育等风险。

第三,年龄在18到34岁之间的青年流动人口占农民工总数的80%以上。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长期在城市工作,面对高涨的医疗费用和激烈的市场竞争,特别关心医疗和未来的养老风险。

第四,从就业结构上来说,流动人口中的97%以上从事第二、第三产业的劳动,工作强度大,风险程度高。特别是男性农民工多从事建筑业,女性农民工多从事服务业,还有生产强度较大的流水线工作。而这些都是人身险出险概率较大的行业。例如建筑业的意外伤害风险、生产线上的工伤风险,服务业中的保姆风险等等。有关资料显示,我国目前每年有13.6万人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发生事故死亡,其中的80%左右为农民工。

第五,农民工从以单身流动为主,变化为以家户为单位的流动数量快速上升。现在,大约有43%左右的流动人口是以家庭为单位流出的。这样农民工又面临着子女入托、上学、健康等风险。

第六,农民工的素质不断提高,相当多的农民工开始长期在城市工作。这部分的“农民工”,已经不是我们在传统意义上所说的一边种地一边在农闲时节到城市打工的那些人。他们自初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在城市里工作,是农村户籍却很少种地。他们基本脱离土地,城镇的社会保障他们没份,又而迫切需要保障。这对农民工也是一种极大的风险。

二、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农民养老风险

我国目前正在经历着世界上规模最大同时也是速度最快的人口老龄化过程。历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65岁及以上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1953年为4.4%,1964年为3.6%,1982年为4.9%,1990年为5.6%,2000年这一数字已上升到接近7.O%,2002年底则为8.2%。国际上一般认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就步入了所谓的老龄化社会或者说老年型国家,达到14%以上则称为老龄社会和老年国家。因此,我国目前已经跨入了老龄化国家的行列。2004年底我国农村人口是7.5亿左右,占我国总人口的58.2%,其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比重为7.7%,达到6000万左右,农村已经进入老龄社会。如果考虑农村人口中的青壮年劳动力人口流动到城市的情况,农村人口的老龄化水平会越来越高,未来我国乡村人口的老龄化程度会越来越严重。无论是老年人口数量的增加,还是老龄化水平的增高,都会加大农民养老的风险。由于农村人口众多,开展全面农村社会保险,无论从国家财力上还是从农民面临的养老风险特点上看,都不是十分现实的。因此,农村养老将是我国农民面临的一种长期风险。

三、家庭小型化导致农民传统保障方式失效

我国传统上是以家庭为基础进行风险保障的,这个基础的显著特点是家庭人口较多,多名年富力强的家庭成员,可以对其他家庭成员的各种风险提供保障,实现以家庭为单位的分散和转移风险。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和社会变革,计划生育以及家庭观念变化导致我国农村家庭逐渐小型化,原来家庭结构逐渐被小型家庭所取代,家庭人口规模越来越趋于减少。在子女分家之后,绝大多数身体条件比较健康的老年人选择单过———与自己的配偶组成所谓的“空巢家庭”。在有些情况下,即配偶去世,也会形成“单身家庭”。同时,小型年轻家庭也承担着生育、子女教育等风险。所以,过去被视为个体风险的养老、健康和意外已经成为社会风险,农村传统以家庭为基础的保障方式已不能适应农村经济社会发展。

馅料炒锅

深圳宝安拔牙

KBK轨道起重机

友情链接